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

七月 17, 2019 1 次閱讀 0 人點讚

俯瞰長安城,一百零八坊如棋盤般排布,晴空之上一頭雄鷹飛過。

劇中林右相曾說過這樣一段話,斷人最好的辦法是去看關係,看這人從前得誰重用,與誰為敵。

肘子會是一樣的味道,但是廚子可不一定是同一個人。評價影視劇也是如此,最好的方式不是看主演演技有多高,而是去看整部劇的千萬面。

在懷揣著擔心的情緒下,我一口氣看了十六集,如釋重負,給八分。

神童與不良帥

劇中的李必是一位二十三歲的神童,自小就展現了異於常人的天賦,曾被譽為說棋神童,其心思縝密,一心為輔佐太子李亨,成為實幹之才。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

他曾聲嘶力竭地說,“李太白一心盼著能參與政務,有朝一日,能為大唐執筆國策。如今四十三歲,卻還只能做這種,後宮冶遊助興輕浮之詞,有如弄臣,其中折辱心酸,如何能解,我比他強…”

以弱冠之齡進入朝堂之中,他是一個看似複雜、清高孤傲,實則有血有肉的有志少年。易烊千璽在對這個人物的塑造上其實不止無功無過,在一些細節的表達中我認為他其實是一個可造之才,極其具有潛力的。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在發現張小敬非大案牘術所選,但還是宣佈願意相信他,願意委以重任之時的拂拂塵的小動作。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待到徐賓門前,遭人攔下問話時的扭頭。

諸如此類的小細節還有很多,十六歲多的易烊千璽能夠處理得如此得當,面對老牌演員雷佳音也不露怯,實則已經很棒了。導演也曾說,自己選擇易烊千璽來演這個角色,也正是因為易烊千璽身上有和李必相似的經歷。

而另一角色張小敬的飾演者雷佳音,導演說是自己求雷佳音來演的,甚至在拍戲的過程中還一度懷疑雷佳音能不能活著拍完,大頭哥這幾年的風生水起並不是靠頭大就可以達到的,業務水平不高的話,怎麼會有前面導演所說的“自己求雷佳音”來演呢?

“十年西域兵,九年不良帥”的五尊閻羅就這樣被雷佳音演活了。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剛出牢獄時的眼神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在與老葛交易,一開始就表達出來的恐懼,到之後不得不曝出小乙姓名時,果敢又憤怒的眼神變化。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看到李必拿自己做誘餌時的驚愕眼神。

這些種種,都可以看出雷佳音對角色的把握與演技的毒辣之處。但是不管是張小敬也好,還是李必也罷,其人物特點展現都不是平面化的。

以小見大

劇情開篇,其實就已經展現了大唐的原貌,不同於以往所謂大唐盛世的虛假浮誇,而是粗糙的地面與喧囂的市集,相同之處的還是大唐人自身所帶的驕傲。放置在影視劇之下看,這部劇可以讓很多人瞭解到大唐的歷史,相對客觀的反映大唐的原貌,而非之前稍顯浪漫化的金碧輝煌。不管是劇中的人物還是劇中的道具,導演力求的就是真實。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在故事的敘述中,觀眾的角色其實就是被人拉、牽著鼻子的象,視角被一定程度地限制了。不管是張小敬破案這一條主線,還是李必線、狼衛線、右相線、元載線、龍波線、瑤如能線,都是一點一點展現在我們眼前,只有隨著各色人物的出場,我們才能和劇內人物一起按圖索驥。一點一點構建起唐朝的風貌。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妖貓傳》的畫面是很美的,而《長安十二時辰》的美是一種真實的美感,西市署主管站在可以俯瞰長安城的門樓之上頒佈聖人詔令,既十二時辰內暫停宵禁。畫面一轉,有人在暗中開始摩拳擦掌,透過駱駝與此人的裝束,可以推斷出,正是狼衛。細節之處,方顯真功夫。不管是馬伯庸的筆還是曹盾導演的鏡頭,都是在營造出一片真實可感的人間煙火,拉扯起一幅暗流湧動的群像畫卷。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

陌生的熟悉感

大唐盛世、懸疑、時限危機、追凶、復仇這些種種放在任何一個劇中我們都不會陌生,但是同時雜糅在一部古裝劇中,是極為少見的。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長安十二時辰》重點就在十二時辰,時限危機的設定正是這部劇的精彩之處,時限危機的設定在古裝劇中極為少見,這部劇甚至還放在了長安城一百零八坊中,更給人一種緊張之感。在有限的時間、頗具壓迫的空間之中來講故事,本身就意味著極高的難度,敘事的難度、人物的塑造等等都需要在有限的時間內進行完成,十二個時辰,環環相扣。

《長安十二時辰》與以往的古裝劇不同之處在於,玩謀略,卻又不長線吊大魚。如果說《琅琊榜》帶來的謀略體驗像綿綿不絕的長江大河,那麼,《長安十二時辰》所帶來的驚險更像是驚濤駭浪。

《長安十二時辰》主創的的聰明之處就正在於此,既滿足看膩了古偶劇情觀眾的好奇心,又滿足了看膩香港警匪題材觀眾的探索心。

核心

馬伯庸先生的鬼才之名果然名不虛傳,即使經過劇本化,其作為男性作家所傾向的“改變”核心仍沒有脫離本體。縱觀同為古裝良心劇的《琅琊榜》,兩個故事人物雖有共同之處,實則異處繁多。這中區別也正是國產良心劇目前的隱形門派之分。

《琅琊榜》追求的是一種在情感上融化的花前月下,即使愛情線被淡化得幾乎不存在,但是花前月下並不僅僅只是包含愛情,友情、親情都算。在這種氛圍基調下的作品,其情感表達也多以借別人之口來表達,《琅琊榜》中開頭與梅長蘇的對話就已經表現出了林殊為了復仇將不惜一切的決心。

此外劇中最為有趣的臺詞“蕭景琰,你有情有義,為什麼就是沒有腦子?”也是直接的去襯托人物的特點,情感表達上也是偏直抒胸臆。

而《長安十二時辰》中的情感表達與人物的烘托,則是在一種氣氛下進行,甚至是在用極其簡短的而又剋制的對話來襯托人物。

第二集,曹破延殺焦遂後進過一家剪鬍子的店,在剪胡過程中,店主發現曹破延的內衫很溼,便開始喊“季姜”。當時曹破延迅速警惕,拿起剪胡刀,就準備衝殺過去。但當他看到季姜的臉龐時,眼神迅速就如同被融化了一樣,當姜捧著衣服走過來時,這個活在黑暗中的狼衛走出了陰暗,與季姜一同站在了陽關之中,言語之中,他提示季姜晚上不要出門,也提到了去了或多。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善良是一顆種子,一旦種下,就很容易去原諒。

在戲劇創作中,最高階也最容易使觀眾動容的手法之一,就是——人物複雜化、兩面化,這裡的曹破延作為一個反派,剛剛殺掉了自己的恩公焦遂,卻又在面對一個小女孩季姜流露出了悲憫的情感。在《長安十二時辰》中,這樣的正邪交接,數不勝數。

你覺得《長安十二時辰》好看嗎?你給打多少分?且看且行,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