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東勝神洲骨魔與如來大戰,黃角大仙與樵夫為何作壁上觀?

七月 17, 2019 79 次閱讀 6 人點讚

669、掌心圓

須彌神山太平觀一處花園小亭中,黃角大仙與樵夫廣微子對面而坐。童子搬來一個石凳。孫悟空側坐在廣微子身畔。

孫悟空面色鐵青,低頭一言不發。廣微子淡淡笑著,自在品茗。黃角大仙手持一本丹經,輕聲吟哦,一副悠然自得模樣。

許久,孫悟空終於忍耐不住,起身拱手道:“師兄,大仙,莫非我等真要坐視不理?如此一來,不僅是極樂宮、雲海宮會損失慘重,便是崇恩殿也會元氣大傷!”

樵夫恍若未聞,黃角大仙吟哦聲微微一頓,隨即再度響起。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孫悟空走出小亭,在花園中走來走去,心中煩躁。他耗費兩個時辰追到須彌神山,見到樵夫與黃角大仙。可是,這兩位仙尊不但不去救徐青州、沙僧,便是明日四大部洲與骨魔大戰也決定不予過問。

孫悟空正要再次開口,樵夫皺皺眉頭,道:“悟空,你若還是如此胡鬧,我就代替師父懲戒你一番了。”

小說:東勝神洲骨魔與如來大戰,黃角大仙與樵夫為何作壁上觀?

孫悟空惱道:“你等皆有能力改變時局,挽救蒼生,卻一個個都坐在這裡,一個品茶,一個看書。枉老孫素日那麼尊敬……”

樵夫一拍石桌,喝道:“住口!孫悟空,你可知道你這急躁狂妄的脾性,給師父,給我帶來了多大的麻煩?你可知道,大羅天已對你下達了金烏追殺令!”

孫悟空也怒道:“知道!那又怎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擋不過,一死百了!”

樵夫呵呵冷笑道:“幾年不見,你修為漲了那麼一丁點,竟就如此狂妄!”他一揮袍袖,一股磅礴之力壓下。孫悟空怒氣勃然,中丹田混沌之光連閃。

{!-- PGC_COLUMN --}

樵夫微微一怔,手掌再次一壓。孫悟空但覺腿骨“嘎嘣”一聲折斷,只能雙膝跪下,匍匐在地。

樵夫臉色灰黑,喝道:“孫悟空,當年你擅自追查九陽封印之事,已經惹得上面不快,下金烏令殺你。後來,你擅自破壞鬼王重生一事,更惹人厭。師父不知道在那些人面前陪了多少好話,方才幫你擦乾淨屁股。沒想到你不知悔改更加膽大,竟把金烏令使也給殺了。你被魏伯陽、尹喜那幫人捧壞了,還真以為你孫悟空是齊天大聖了?如今王母娘娘親自出面發出追殺令,便是師尊也吃了閉門羹!”

孫悟空道:“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會求師父庇護的!”

樵夫更加惱怒,上前猛扇了一個耳光。孫悟空右邊臉頰登時騰起四個指印。樵夫喝道:“胡說!你可以不顧師門,別人會那麼想嗎?諸天之內多少雙眼睛盯著我太清一脈,對我三星洞虎視眈眈,想方設法找由頭來整治?你以為尹道人真的是為了追擊金霞才去了神魔歸墟?他若繼續留在水元界,必死無疑!”

一旁黃角大仙放下書卷,嘆息一聲道:“廣微師弟,這些事情跟他一個娃兒說什麼?”

樵夫恨恨坐下,道:“也不知師父是怎麼了,對這孫悟空如此偏愛!上次為保這孫猴子,我辛辛苦苦數萬年方才得得來、進獻給師父的寶物,轉手就被師父送給了外人!如今這次,師尊更被王母那個老賊婆當眾斥罵。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說:東勝神洲骨魔與如來大戰,黃角大仙與樵夫為何作壁上觀?

黃角大仙道:“這些糟心事也不是一年兩年了。師叔也活了兩百多萬年,什麼榮辱沒有經歷過。想必他老人家不會在意的。”

樵夫道:“師尊不在意,我不能不在意。就為這孫猴兒,我現在都沒臉回森羅界了。那幫傢伙一見我就出言嘲諷,全不像以往那般客氣!”

黃角大仙道:“此一時彼一時!老弟你又何必在意。何況,如今天變在即,你就此留在水元界,幫老哥哥一把,不是很好嗎?”

樵夫怒氣猶自難平,孫悟空聽聞這些話,卻不覺呆住了。

在孫悟空心中,菩提祖師乃是無所不能的存在。他親眼見識過羿神、聖帝大展神威,對二人敬畏不已。不過,二人便是神通蓋世,在孫悟空心中,也還是遠遠不如菩提祖師。

無論是三千年前菩提祖師揮手創造筋斗雲,還是百餘年前隨心傳授猱擊術,無一不是驚世駭俗的神通法術。從師十餘年,菩提祖師在其心中的偉岸形象,便是李老君也大大不如。

如今,他卻聽樵夫師兄說,師父被王母娘娘當眾辱罵,並且還是因為他……

孫悟空匍匐在地,不覺流下淚來……

樵夫冷哼一聲道:“知道羞愧就好!”

黃角大仙上前幾步,將孫悟空扶起。他指尖黃光閃爍,須臾間斷骨復原。他將孫悟空按回石凳,微笑道:“其實,並非我等不出手,而是時機未到。這做人確實該重情重義,然而,做大事當不拘小節。有些時候,該放下還是應該放下。”

孫悟空遲疑道:“可是,我與沙師弟……”

樵夫不滿道:“你與那傢伙相處多年,難道還不清楚他的來歷?以他的出身背景,便是崇恩殿弟子死絕了,他也不會死!”

孫悟空看看黃角大仙。黃角大仙也微微頷首。孫悟空又道:“那茅道人、徐青州他們……”

就在此時,一位小童引導數人走入太平觀,走向花園小亭。

眾人神識都十分強大,自然感應到了來人。黃角大仙率先離位,快走幾步,笑道:“燃燈道友、樆仙子、沈老弟,你們都來了!”

小說:東勝神洲骨魔與如來大戰,黃角大仙與樵夫為何作壁上觀?

滿臉憔悴的燃燈古佛,神情冷漠的樆仙子,還有眼有淚痕的沈羲,緩步走入花園。見到黃角大仙、廣微子,幾人拱手問候。

樵夫落後半步,與孫悟空一起微笑還禮。

黃角大仙擺手讓眾位天尊入席,眾人默默做了。孫悟空實在忍不住,問道:“沈道兄,不知徐青州他們可好?”

沈羲聞言,淚水再也忍不住,哽咽道:“都怪我,都怪我!”

燃燈古佛一臉悲慼,樵夫卻微微皺眉,對沈羲的懦弱頗有些不喜。黃角大仙起身,走到沈羲身邊,拍拍肩頭,安慰道:“一年有四季,日月有起落,人皆有生死!沈老弟還請節哀!”

他環顧眾人,笑道:“諸位或許還不清楚,就在數日之前,李師伯已傳下法旨,正式收沈老弟為嫡傳弟子。此後沈老弟便與我等平起平坐了。”

樵夫微微一怔,隨即拱手笑道:“久聞沈師弟陣道精奇,如今能得李老君親傳,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黃角大仙讚道:“那是!廣微師弟久在森羅界,或許還不知道,沈老弟修行至今不過萬餘載。這萬年成就天尊且為真仙收為親傳弟子者,便是在三清寶境中,那也是第一流人物了!”

樵夫只好附和幾句,隨即回頭狠狠瞪了一眼孫悟空,頗有些恨其不爭的樣子。

燃燈古佛若有心事,卻笑不出來。待眾人客套已畢,他緩緩道:“大仙,如今除了壺公,我太清一脈皆在座中。不知大仙將我等匯聚,有何事吩咐?”

黃角大仙坐回座位,看看樵夫,又看看燃燈,道:“幾位,當年我等曾在天庭拜謁李師伯,那時他老人家曾在我掌心留下一個字,不知道你們可知道此事?”

眾人都點點頭。燃燈、樵夫、樆仙雖然不在場,卻也通過各自渠道知道了此事。

黃角大仙道:“不知大家可猜出他老人家寫下的是何字?”

眾人齊齊搖頭。沈羲道:“後來我也曾問過他老人家,他老人家卻不肯明說。”

黃角大仙道:“時候不到,自然天機不能洩露。”他站起身來,單指在空中畫了一個圈,道:“當日李師伯寫下的,便是這個字。”

眾人見了,臉上表情各異,有的略有疑惑,有的微微頷首,也有的波瀾不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