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和友人喝咖啡對方臉色突變,順目光看到我丈夫,身邊有個漂亮女人

七月 17, 2019 222 次閱讀 3 人點讚
故事:和友人喝咖啡對方臉色突變,順目光看到我丈夫,身邊有個漂亮女人

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簽約作者:辰璐

1

季思雯站在鏡子面前,因為剛洗完澡,衛生間裡蒸汽還很大,她用手抹了一下,可是剛抹完,鏡面上就又結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

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著自己,她的面板依舊白皙,歲月輕琢,雖然有些鬆弛,就依舊滑嫩,平整的雙肩拖著微卷的長髮,一直順滑延伸。

季思雯插著腰,左旋右擺,從鏡子裡認真的端詳著自己,她真的已經很認真在保養自己了,雖說腰部一如從前的纖細,可是腹部那重重的妊娠紋,依舊在提醒著她,她是已經生過小孩的人了。

無論擦了多少蘆薈,無論買了多少藥膏,那些妊娠紋就如此固執的躺在那裡,季思雯百度過,網上說這是命,有的人天生就是褪不下去。

季思雯有些厭惡的拿手使勁搓著那些猙獰的疤痕,她使勁搓著,搓得都紅了,搓得都痛了,可是任憑她怎麼搓,她就是搓不掉。後來,她赤身蹲在地上,把頭埋在手肘之間,發出“嗚嗚”的聲音,等到她再起身,鏡子裡的人早已溼潤了臉。

林斌今晚單位聚餐,等到他到家,思雯早已經穿好了睡衣,坐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

“怎麼喝這麼多?”思雯急忙扶著林斌坐下,“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愛惜自己。”

“沒事,有新同事入職,高興。”

林斌接過思雯遞來的水,只喝了一口,然後望著思雯傻傻的樂著:“我媳婦真美!”

說完,林斌伸手一攬,用鼻子在思雯的身上使勁的嗅著,彷彿要把思雯整個人都吸入肺裡。久違的身體接觸讓思雯的身體明顯一僵,她巧妙的一個轉身,從林斌的懷裡掙脫開來,望著林斌酒後痴痴的模樣,眼底閃過一抹暗色,嘴角卻微微上揚:“傻樣吧。”

等到思雯去趟廁所回來的功夫,林斌早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思雯取了一個毯子給他蓋上,而她就靜靜的坐在一旁。

林斌的手機在茶几上不斷作響,一連數十條微信,屏光閃爍,思雯微微側頭,死死的看著,她努力用雙手抓住自己的睡褲,咬著自己的下嘴脣,滿目猶豫之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剛起身,林斌就醒了,他慌亂的把手機揣回到了自己的兜裡,望著思雯,佯裝著睡意,問道:“怎麼了?”

思雯低下了頭,思忖了一下,然後抬頭依舊笑靨如花:

“沒事,回屋睡吧,客廳冷。”

2

女兒林婧十七了,正上高三,思雯早做好思想準備,工作都辭了,準備陪她攻下高考這座大山,結果這兔崽子鬧死鬧活的非要住校。

今天是週六,思雯跟女兒早就約好了,還是那家烤肉店,食肉動物,和她爸一樣,離了肉就活不了。

思雯來得早,沒過多久,烤盤溫度剛上來,林婧就也到了。

“媽,你怎麼今天想起你的寶貝了?”

林婧放下了書包,烤盤上的肉不斷翻卷著,逐漸縮成了一團,炙熱的高溫烤出油汪汪的“滋滋”聲,思雯拿起筷子一翻面,肉色發深,早已飄香。

“高三本來就辛苦,都說不讓你住校了,你非住,這不想我的寶貝女兒,看看我的好閨蜜,媽特意來犒勞一下,順便查查崗,看看你交沒交小男朋友什麼的。”

“切,我這不是為了你和我爸著想,給你兩留個二人空間,方便給我造個弟弟妹妹什麼的。”

林婧白眼一翻,筷子一夾,還沒來得及品肉的滋美,就被燙得直吐舌頭。

“該,遭報應了吧,什麼話都敢說,也不知道隨誰。”

思雯啐了一口。

“隨你唄。”

林婧下巴一託,貌美如花。

“話說,媽,你真不打算跟我爸要個老二什麼的?”

“要個屁,你是不知道你小時候都煩人,給你爸氣得早就做結紮了,你想要,等大學畢業自己生去,先說好,你媽退休了可是要紅塵作伴的,我可不給你看孩子。”

林婧瞪大個眼睛,一臉的匪夷所思,她使勁戳了戳思雯:“我小時候牛啊,居然能給我爸氣結紮了。”

思雯睫毛一眨,美目流連,隨後一個爆慄:“滾蛋。”

林婧只有半天假,吃完了飯,稍作休息,思雯就不得不趕緊叫了一個滴滴把她送回去。

下午思雯也有約會,地址選得特別偏,是在快要到繞城高速收費站的一家咖啡廳裡,打個車思雯都花了一百多,也難怪蘇麗麗入座的時候罵罵咧咧,說導航定位都定不到。

“省點罵人的功夫吧,咖啡給你要好了,還是你喜歡的,貓剛拉的,還熱乎,快喝吧。”

思雯拿手一推,咖啡搖曳,蘇麗麗舉杯一喝,滿臉驚愕:

“我天,速溶的,我的媽,這還要八十六,搶錢吧?”

思雯搖頭撇嘴,自己就喝不明白這咖啡有什麼不同,偏巧蘇麗麗倒是能喝得明白,自己跟她認識快四十年了,自幼便是發小,按照蘇麗麗的話說,但凡她要是男的,哪還有林斌什麼事,近水樓臺先得月,思雯這朵花兒,早就被她採了。

“我女兒都要高考了,怎麼,你還不結婚?”思雯淺飲一口,她不是沒喝過好的,以前林斌和林婧都帶她喝過,可她就是分不出,“你那小奶狗男朋友還不跟你求婚?”

“求個屁,你還不知道我,我才不結婚呢,一結婚就有人催你要孩子,我一看你那肚子,我就打怵。”

思雯神情一暗,蘇麗麗自知說漏了嘴,連連道歉,思雯沒有理她,只是拿著湯勺一直在杯子裡轉著圈,望著杯裡蕩起的漣漪發起了呆。

麗麗說累了,笑罵了一句,然後就側著頭,百無聊賴,突然她似乎看見了什麼,她皺了皺眉,一臉的不可置信,然後她突然猛地站了起來,思雯問她怎麼了。

蘇麗麗皺著眉,拔開思雯拉著她的手:

“你等會兒,我去活撕個人。”

思雯望著蘇麗麗那一臉怒不可遏的樣子,和顫抖著拿著餐刀的手,她就知道,麗麗看見林斌了,還有那個和林婧差不多歲數的女人。

“求你了,麗麗,別,千萬別。”

3

回去的路上,麗麗坐在駕駛室,罵了一道,她一直埋怨著思雯,怨她為何不讓自己去活劈了那個渣男,明明做賊的是林斌,偷偷溜走的卻是自己,她不甘心。

而思雯則笑盈盈的坐在副駕駛,默默的數著:“嗯,兩分沒了,哎,注意看車,哎呀,這攝像頭要好使,你三分又沒了。”

麗麗罵她沒心沒肺,思雯也不辯駁,只是扶了扶自己帶著的墨鏡,使勁吸了一口氣,然後嘆聲說道:“我今天下午沒打算找你,我原本是想拉婧婧去的,可是她高三,有些東西還是不讓她知道的好,但是我一個人還不敢去。”

“你知道這個事多久了?”麗麗壓低了聲音,再也至沒有之前的風風火火,她努力挪了一下位置,車裡的氣氛讓她有些難受。

“沒多久,我也是偶然知道的,如果非要論的話,從我生完婧婧,他看到我的樣子,我就知道了,遲早有一天,他會離開我。”思雯淺笑一聲,然後把頭扭向窗外,“其實,怪我命不好,我查過,網上說林斌這算應激心理創傷。”

“創傷個屁,自己有毛病,非要什麼事都賴在女人身上,自己有病,自己看去。自己是個渣,還非要找理由給自己貼金。”麗麗猛的把車靠邊,停在路邊,她扭過頭,死死的盯著思雯,“哪有那麼多的好事,有便宜還能讓他佔了?”

麗麗死死的抓著思雯的手,摳得思雯生疼,思雯始終沉默著,末了,她抬起頭看著麗麗,用著近乎哀求的語氣跟她說:“別說了,麗麗,求你了,給我留點尊嚴吧。”

等到蘇麗麗把車開到思雯家樓下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了,雖說是五六點鐘,天還依舊很亮,麗麗說想陪著思雯呆一會兒,思雯說不用,麗麗嘆了一口氣,她告訴思雯:

“婧婧大了,等她高考結束就告訴她吧,她已經是個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打算了。”

思雯點了點頭,隨後她莞爾一笑,跟麗麗說一聲謝謝。

麗麗倒也不客氣,揮了揮手:“不用謝,下次你再請我喝那種咖啡,我就把你撕了。”

“滾犢子吧,皮卡丘。”

麗麗走了,思雯也不知道為什麼就一直坐在樓道口花壇的路邊上,靜靜的發呆望著遛狗的大爺、接孩子的姥姥和你儂我儂的小年輕,就那麼靜靜的發著呆,心裡出奇的平靜。

她一直坐著,一直等到了林斌回來扶起了她,她才回過神,抬頭看了看,天都已經黑了。

上電梯的時候,林斌問她怎麼了,怎麼一個人坐著,她這一天都幹什麼去了。

思雯笑了笑,然後摘掉了墨鏡:

“中午請了婧婧吃了頓烤肉。”

林斌聞言,笑罵了一句:“這個吃貨,跟她爹一樣。”

電梯到了,林斌先出去,然後思雯慢悠悠的跟著後頭,思雯有些猶豫,但她頓了一下,還是接著說道:“下午我去見了麗麗,然後跟她一起喝了一杯咖啡,那地挺偏的,麗麗不喜歡,她說,貴還不說,盡拿速溶的騙人。”

思雯看著林斌的步伐明顯頓了一下,心裡不知是誰竟然發出了一聲冷笑,隨後她側著頭望著林斌那看了二十年的背影,接著說道:“就在繞城高速收費站那,就那家,叫兮娜咖啡屋的那家。”

空氣死一般的沉寂,林斌愣在了門口好久,他手裡捏著鑰匙,可是任憑他怎麼使勁,已經插進孔裡的鑰匙就是打不開那扇他已經開了二十年的家門。

4

家裡極度的安靜,回到家以後,兩人極有默契的坐在的餐廳裡,對面相坐,像是比賽,比誰更有耐心,比誰更沉不住氣先張開嘴。

平日裡聽慣了的鐘表滴答聲,在此刻格外刺耳,思雯偷偷撓了撓手,摁住了想要砸了那個鐘錶的衝動。

“婧婧知道嗎?”林斌還是耐不住了,先張開了嘴。

“沒敢告訴她。”

思雯伸出手指,輕輕的撫著餐桌,她抬頭望望天空,月藏雲內,暈染星光。

“你總是這樣自以為是,總以為自己能瞞得住所有的事情,能把控所有的問題。可是你想過沒有,會不會是我在讓著你,就像當年你追我的時候,不敢追,但卻總想著法子引起我注意,到最後還要我主動給你支招。”

思雯站起身來,靠著廚臺,她倒了一杯水,想喝,但到了嘴邊卻又放下了。她有些發愣,望著家裡所有的餐具楞著神,那是她和林斌去買宜家的,所有的餐具都一摸一樣,但是三個色,深藍的是林斌的,淡青的是婧婧的,嫩粉的是自己的,她突然想起婧婧六歲的時候跟自己吵架,林斌在一旁使勁拉著婧婧,可她要非粉色時那倔強可愛的模樣,不禁嘴角微微揚起。

思雯到現在都記得,當時林斌教育婧婧:“粉色是寶寶的顏色,你是媽媽的寶寶,而媽媽是爸爸的寶寶。”

林斌對自己真的很好,就如網上說的吧,人一旦在某些方面產生了愧疚,就會從其他方面拼命的補償。

“離婚吧。”

思雯笑了笑,然後快速的轉身,望著低著頭不斷摩挲著自己手指的男人,心裡竟然湧出了幾許的期待。

“好。”

失望落空,思雯的心裡突然降到了谷底,她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看著林斌,林斌低著頭走了,一直到離開家門,他都沒有再看思雯一眼。(作品名:《半生廝守,再也無你》,作者:辰璐。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點選螢幕右上【關注】按鈕,第一時間向你推薦故事精彩後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