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帝國父與子:兩年前的突發離職與猥褻案的緊急闢謠

七月 17, 2019 2 次閱讀 1 人點讚

一場通過電話召開的董事會議之後,32歲的王曉鬆坐上新城控股董事長之位。

7月3日,新城控股實際控制人、原董事長王振華因為猥褻女童被抓,新城系股票尾盤大跌。

事發後,新城系旗下3家上市公司統一發布公告。新城控股表示,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王振華因個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因情況緊急,新城控股立即以電話形式通知召開董事會,會議同意,選舉公司董事兼總裁王曉鬆任公司第二屆董事會董事長。

新城發展控股7月3日晚間表示,公司董事會認為有關王振華之刑事拘留與本集團之經營無關,且本集團經營保持正常,“鑑於有關情況,董事會認為王振華目前無法履行其作為公司主席的職責,並已決定王振華將立即離任董事會主席一職。董事會已決議委任本公司非執行董事王曉鬆為董事會主席,即時生效。”

新城悅服務則在 7月3日公告稱,知悉本公司之非執行董事王振華正因個人原因被刑事拘留,本公司董事會認為有關王振華之刑事拘留與本集團之經營無關,且本集團經營保持正常。

在滿是風波的一天裡,王曉鬆成為新城系兩家上市公司(新城控股、新城發展控股)的董事長。

那麼,誰是王曉鬆?

學生時代已是新城B股實控人之一

曾夢想當科學家

1987年,王曉鬆出生,那時的王振華還在(江蘇省)武進市第一棉紡廠工作。靠著自己另開的一家紡布廠,王振華攢下第一桶金200萬元。1993年7月,王振華籌資創辦武進新城投資建設開發有限公司。在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湖塘鎮,王振華建造了自己的第一個專案:兩幢僅可容納72 戶人家的住宅樓。

少時的王曉鬆生活環境優越。2001年,新城借殼江蘇五菱B股上市。2002年,新城B股年收入達3.57億元,淨利潤1141萬元。

2016年,王曉鬆在寫給山區孩子的回信中寫道,“我想起了自己剛入學的經歷,那時候我的理想是當科學家,感覺可以創造很多東西,很有成就感”。

年少的科學家夢想並未實現。2009年,王曉鬆從南京大學環境科學專業畢業,畢業後就到了江蘇新城地產工作。有訊息人士稱,王曉鬆在南京大學讀書期間比較低調。

這對於王曉鬆來說並不是高起點。在尚未大學畢業時,王曉鬆就已經成為新城B股子公司常州新城房產開發有限公司的股東。2018年4月,新城B股宣佈,將對常州新城房產增加註冊資金,按照當時的公告看,王曉鬆個人的出資總額已達4620萬元。

在新城B股2008年年報中,王振華持有江蘇新城集團90%的股份,王曉鬆持有江蘇新城集團10%的股份,江蘇新城集團持有新城B股58.86%的股權。

新城B股2008年年報顯示,王曉鬆在還是學生時,就成為新城B股的實際控制人之一。

2009年8月,王曉鬆進入新城控股工作,起初擔任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師,2010年4月起任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經理。2011年,新城B股召開董事會決議,聘任王曉鬆為公司總裁助理。當時新城B股的總裁為呂小平,其同時是新城控股集團的副董事長。

彼時正是江蘇新城在資本市場上運作的關鍵時間。那時的新城發展控股正在謀劃港股上市,2012年11月,新城發展控股成功上市。

這期間王曉鬆的職位晉升和新城系的發展同樣迅速。2013年4月,新城B股董事會決議,聘任王曉鬆為公司總裁。2015年3月開始,王曉鬆就任新城控股董事。

兩度擔任新城控股總裁

喊出千億計劃後不久突然辭職

2015年9月,新城控股將總部遷至上海普陀區的新城控股大廈。當時王振華帶著呂小平、王曉鬆等在上海蔘加喬遷剪彩儀式。

2015年12月,新城控股B股轉A股成功。在當時新城控股的上市儀式上,王振華、王曉鬆父子二人與新城控股一眾高管身穿黑色西裝、戴著紅色圍巾站在臺上拍照留念。

僅一個月時間後,也就是2016年1月,新城控股迎來第一次由董事長帶來的危機。當時,新城控股公告,公司從有關方面獲悉,王振華因個人原因,正在接受常州市武進區紀委調查。

據媒體報道,2016年1月11日,常州市武進區區委副書記凌光耀、常州市農業委員會副主任吳小琴,均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王振華被調查或涉常州官場風波。

風波之前,當時的年僅28歲王曉鬆已經接替新城控股董事會總經理呂小平一職。

在當時王曉鬆任職新城控股總裁的時間裡,其多次被公司內部稱為“新城少帥”。根據新城控股官方微信平臺2016年6月釋出的文章,文中稱“新城控股少帥總裁王曉鬆首先登臺發表題為‘合和致遠,隨新奔跑’的戰略演講。”

官方微信平臺中另一篇2016年9月的文章也提到,“新城控股少帥總裁王曉鬆不止一次公開強調,新城控股將瞄準市場機會,加速執行住宅地產與商業地產雙輪驅動的戰略模式”。

也正是在2016年7月初,新城控股首次提出“到2020年,銷售目標賣出千億,公司市值實現千億”的口號,王曉鬆多次在公司內部提及“雙千億”的目標。

2016年7月,王曉鬆參與公司內部培訓時演講。截圖文章顯示,“7月初新城公佈了2020年千億目標”。

千億口號提出後不久,王曉鬆帶領的新城控股就遇到了一次風波。當時有媒體質疑,新城控股子公司新城萬博置業有限公司投資義烏市“江東路A地塊”時,涉及到的土地競拍、地塊利潤測算存在問題,新城控股緊急在2016年10月20日釋出澄清公告。

2016年10月26日晚間,王曉鬆宣佈因個人原因辭去新城控股總裁職務。當時新城控股決議,同意聘任王振華為公司總裁。

王曉鬆2016年的突然離職引起各方猜想。在媒體報道中,其當時傳送了一封名為《不忘初心同心同在》的內部告別郵件,其中稱,“因為要專注於處理個人事物,我將離開公司”。這裡的“個人事物”具體內容,外界也不得而知。

離職後的王曉鬆,在2018年接替王振華再次成為公司總裁。2018年8月,新城控股突然宣佈,收到王振華的書面辭職報告,王振華因為工作原因辭去公司總裁職務。同時,公司決議聘王曉鬆為公司總裁。

2018年,王曉鬆迴歸後,王振華開始較少出現在公眾視野。在2019年1月2日新城控股的供應商大會中,也是王曉鬆帶著高管團隊出席,並未見到王振華的身影。

頻繁參與公益

緊急成為董事長,壓力重重

在新城控股的這些年,王曉鬆和父親王振華一樣,常常參與到公益活動中。

在新城控股官方微信、官網等平臺,都能看到王曉鬆參與新城控股旗下公益活動的記錄。

資料顯示,新城控股自2013年啟動“七色光計劃”,致力於撫育、培養和教育貧困地區青少年。新城控股2018年年報顯示,“七色光計劃”涵蓋教育平權、兒童健康、綠色社群、環境保護、人道救助、文化工程、體育運動七大公益版塊,七大公益版塊就像七道光芒,努力照亮儘可能多的角落。公司成立至今,社會公益事業投入累計超過 3 億元。

2016年4月,新城控股微信公眾號釋出王曉鬆的《公益日誌》,王曉鬆在其中記述自己到安慶嶽西縣冶溪鎮的走訪。王曉鬆身穿白色帶有“七色光計劃”的上衣,帶著紅領巾,和學生們聊天、給他們送玩具。在文章中,王曉鬆表示,“我想號召更多新城人加入‘公益七色光計劃’,讓我們用點滴溫暖,共築更美好的世界。”

王振華猥褻女童事件的爆發,讓新城控股的公益活動受到諸多質疑。但對於王曉鬆來說,壓力遠遠不止於此。

在7月3日王振華猥褻女童案爆發後,關於“兒子做局”、父子不合的說法也頻現於網路。7月4日,新城控股人士迴應媒體稱,“這些資訊系毫無根據的揣測謠傳”。該人士還表示,公司有系統化、職業化的經營管理體系,目前公司生產經營活動正常。

接棒成為新城控股、新城發展控股董事長後,王曉鬆還將面對上市公司的鉅額負債。

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3月底,新城控股的總資產為3666億元,負債合計3133.48億元。公司所有者權益合計532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307億元。2019年1季度報告中,新城控股一年內到期的流動負債103億元,其他流動負債129億元。

截至2018年年底,新城發展控股的總資產為3368萬元,總負債為2911萬元,淨資產規模僅為457億元。截至2018年年底,新城悅服務公司的總資產為15.52億元,總負債6.85億元。

王振華猥褻女童事發後,新城控股7月4日股價跌停,對應總市值為867億元。

曾經的“雙千億”目標中,新城控股“銷售千億”早已實現,“千億市值”還將被改變。

(責任編輯:李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