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長征時只有30名女眷隨軍,留在蘇區的她們,經歷了什麼?

七月 17, 2019 3.16k 次閱讀 67 人點讚

紅軍長征時只有30名女眷隨軍,留在蘇區的她們,經歷了什麼?

1934年中央紅軍開始長征時,僅有30位女性隨軍,其餘女幹部、女戰士和家屬則全部留在了蘇區。對留下者而言,等待她們的無疑是磨難、抗爭、等待乃至犧牲。她們中,有的為了一句承諾,守望終生;有的未來得及留下姓名便戰死沙場;有的不幸被捕,在獄中忍受嚴刑拷打乃至槍決;有的乞討度日但堅守信念;有的千里迢迢尋找部隊……本文講述的,正是來自全國著名烈士縣、將軍縣、蘇區模範縣——江西省興國縣有關她們的故事。“守望七十年”的池煜華

2005年4月24日8時30分,在江西省興國縣茶園鄉教富村裡,真誠守望丈夫七十餘載的紅軍遺孀池煜華,帶著對丈夫的深情眷戀走完了95歲的人生歷程。

紅軍長征時只有30名女眷隨軍,留在蘇區的她們,經歷了什麼?

在此之前,池煜華堅定信念、痴情守望的感人事蹟早已引起了強烈反響,《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江西日報》、江西電視臺、《贛南日報》等媒體均作過專題報道。2003年,以她的故事為題材的紀錄片《老鏡子》還一舉獲得第21屆中國電視金鷹獎。2005年3月,中央電視臺《走遍中國》攝製組再次以“興國記憶”為題,聚焦了這位老人。

池煜華的丈夫叫李才蓮。李才蓮於1927年參加農民協會,1928年冬加入中國共產黨,後參加興國暴動。歷任少共上猶中心縣委書記、少共廣昌中心縣委書記、江西省兒童局書記、少共江西省委書記、少共福建建寧中心縣委書記、少先隊中央總隊長等職。1934年10月13日,中共中央分局成立時有項英、陳毅、瞿秋白等五位委員,後增補鄧子恢、譚震林、毛澤覃、李才蓮等七人為委員。李才蓮時年僅20歲,還兼任少共中央分局書記,是紅軍隊伍中文武雙全的干將,當時已與項英、陳毅等齊名。

要不是一次偶然的機會,這個故事將永遠被塵封。

1983年3月,美國著名記者、作家哈里森·索爾茲伯裡重走長征路,並陸續採訪楊尚昆、胡耀邦、聶榮臻、張愛萍、康克清、陳丕顯、伍修權等黨的領導人和紅軍高階將領及遺孀,完成了《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一書。書中寫到:

“1935年2月間,中央蘇區全部喪失。中共中央分局、中央政府辦事處、中央軍區機關和紅24師等紅軍部隊,全部被國民黨軍隊四面包圍在於都南部這一狹小地區內。2月下旬,紅軍分九路突圍。瞿秋白、何叔衡、賀昌、李才蓮、毛澤覃、古柏、劉伯堅……一大批黨的高階幹部都在突圍中英勇犧牲,有的下落不明。”

“死者的名單就是革命運動的名人錄。……粵贛邊區軍事領導人李才蓮也被殺害,但是沒人知道是什麼時候和怎樣遇害的……”也就是說,紅軍長征後,中共中央分局12名委員中,只有李才蓮沒人知道是什麼時候、怎樣遇害的!後經中央、地方黨政軍部門多方派員、多年調查核實,在查清了李才蓮犧牲經過的同時,也才知道:李才蓮的妻子池煜華還健在!

1920年,9歲的池煜華嫁給6歲的李才蓮當童養媳。李才蓮隨後進了村小讀書。在老師的帶領下,李才蓮祕密參加了革命活動。1929年春節前夕,年僅15歲但已是共青團江西省委書記的李才蓮在祖母操持下,與池煜華圓房。圓房後池煜華才知道丈夫是共產黨的“大官”,但第三天即大年初二一早,李才蓮便要告別蜜月中的妻子。池煜華心中雖有千個不願,但為了丈夫的理想,只好含淚揮手。

紅軍長征時只有30名女眷隨軍,留在蘇區的她們,經歷了什麼?

丈夫走後,池煜華也參加了革命,並歷任中共楊殷縣委的巡視員、中共熬原區執行委員會婦女部長等職。

其間,李才蓮有幾次從千里之外轉戰到興國縣後,曾去信約池煜華趕到興國縣城相聚,可惜由於交通、通訊不便等原因,池煜華收信後,早已過了約會時間而未能如願。

三年後,即第四次反“圍剿”勝利時,池煜華終於打聽到了丈夫的訊息。她禁不住內心的激動與思念,步行數百里,來到寧都縣看望李才蓮,並先後見到了毛澤東、周恩來、李富春、蔡暢等中共高階領導人。毛澤東告訴池煜華:李才蓮經常在《紅星報》《青年實話》等刊物發表文章,特別是《青年實話》幾乎每期都有。我過去總覺得李才蓮長得文質彬彬,讀過書,有文化,能說會寫,組織能力又強,辦事果斷有魄力,還有一定的經濟頭腦,不是出身地主,就是出身富農。直到看見你一身補了又補的衣服,一雙長滿老繭的手,我才相信他確實是窮苦人家出身。

第五天,李才蓮出於工作需要,婉轉地要求池煜華:“帶著家屬幹革命不方便,你還是回老家干支前工作好。”剛見面又要分別,池煜華不禁眼淚汪汪。時任江西省委書記的李富春獲悉,為能使李才蓮夫妻有更多的團聚機會,決定調池煜華到蘇區政府土地局工作,並由蔡暢在一張中共江西省委的便箋上親筆寫下了調令。也許是有預感,待池煜華動身前往興國辦理調動手續時,李才蓮對池煜華說:“戰爭時期,訊息不很確定,如果有人說我死了,千萬不要相信,記住,等著我!”池煜華堅定地點了點頭。

沒想到,這竟成了永別。

由於那時興國縣境內流行瘟疫,且缺醫少藥,回家辦理調動手續的池煜華不幸染病,長時間臥床不起。到1934年,僅李才蓮的弟妹便死了5人,整個家族也有12人得病,死去11人。池煜華雖大難不死,但由於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主力紅軍已經被迫長征。紅軍長征前夕,李才蓮因佈置撤退曾經回到興國縣城。

雖然形勢萬分緊急,但李才蓮念及夫妻之情,曾匆匆捎信要池煜華在一週內來興國城,並明確告誡:“估計一週後白軍將佔領興國縣城,你就不要來興國縣城了。”只可惜又一次陰差陽錯,這封信幾經週轉,到池煜華手中時早已過了一週,彼此失之交臂,這也成了李才蓮寫給池煜華的最後一封信,並被池煜華儲存了一輩子。

事後,池煜華雖不敢去興國縣城,但她四處打聽李才蓮的下落。有人說李才蓮隨紅軍走了,也有人說李才蓮已戰死在瑞金銅缽山。“活著,我要見人;死了,我要見屍 。”池煜華想起丈夫不要輕信流言的告誡,決定去瑞金尋找丈夫。她一路乞討,來到銅缽山區,找了一天又一天,卻沒有任何結果。後池煜華只要得到相關訊息,不管再遠、再累也要去尋找丈夫。一次,她聽說游擊隊在與敵軍打仗,便冒著危險趕了過去。見到滿地血肉模糊的屍體,不顧一切地撲上去,一具一具地翻看,直到沒有看到李才蓮才鬆了一口氣。

池煜華前後歷時一年,歷經萬里,幾乎尋遍了整個贛南山區。許多好心的失散紅軍、游擊隊員,見池煜華如此執著,如此痴情,只好騙她:“李才蓮書記從銅缽山突圍出來,追紅軍主力去了。”池煜華遂回到家中,重新翻蓋好已被敵人燒燬的土坯房,開始了漫長的守候。

紅軍長征時只有30名女眷隨軍,留在蘇區的她們,經歷了什麼?

當時,贛南各縣到處張貼著一份內容大致相同的懸賞佈告:誰獲得共匪首犯項英、陳毅、李才蓮……其中一顆人頭,即可持人頭到縣剿匪總部領取5000塊銀元的獎金。因此,不僅池煜華家經常有人窺視,企圖抓獲李才蓮,甚至有人乾脆打起了池煜華的主意,想把池煜華以45塊銀元賣了。池煜華一再反抗並聲稱:“你們敢賣我,我就當場死給你們看!才蓮總有一天會回來找你們算賬,為我報仇的!”

此後近70年裡,池煜華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照著一面小方鏡子——李才蓮送給她的唯一禮物梳洗,因為她要給突然出現的丈夫一個乾淨整潔的形象。她也常常站在高高的門檻上倚門觀望,希望能儘早看到丈夫回家的身影。然而,鏡子被磨得斑駁、門檻被留下深深的豁口,也沒有出現奇蹟。

1949年8月,四野18軍解放興國。池煜華聞訊連夜跑到縣城尋找丈夫,雖然結果令人失望,但她仍然堅信:“勝利了,才蓮該回來了,他一定不會拋下我的!”

從此,池煜華又積極投身革命工作,長期擔任茶園區教富鄉婦女主任,1954年至1966年連續擔任興國縣人大代表,並先後評為江西省“三八”紅旗手、省“四化”建設先進個人、原贛州地區擁軍優屬先進個人、先進工作者以及縣鄉先進工作者、先進個人。當然也不忘四處打聽丈夫李才蓮的下落。

直到本世紀初,已30多年沒有到過興國縣城的池煜華,在縣城和老紅軍一起瞻仰烈士陵園時,才在重修的紀念碑犧牲紅軍名單中,意外發現:李才蓮,紅軍高階將領,1935年2月下旬,蘇區留守紅軍分九路突圍後,在瑞金銅缽山區被敵人包圍,被叛徒所害,壯烈犧牲,年方21歲。

面對七十年苦苦守望的結果,池煜華沒有淚水,她的眼淚早已流乾。

來源:檔案春秋

編輯:郭超豪

責任編輯:李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