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七月 17, 2019 2 次閱讀 0 人點讚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久居都市,深處樊籠裡,復望反自然。 只好靜坐讀書,以期閉門即深山、坐聽山風、胸次舒展、如歸山川。把新年後送給自己的第一批書禮物逐個拆開,手起封落、嘶嘶的聲音,很有一種痛快之感。清新書墨香,如茶般喜人。 茶友間皆以書香、茶香、墨香,三香縈室,視為人生的佳事、散淡境界,所謂“書能香我不須花,茶亦醉人何必酒”。念及此,想到一段佳話,關於墨香與茶香的“茶墨之辯”。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有一天司馬光開蘇東坡的玩笑說:“茶與墨相反,茶欲白(宋時評茶以白為上),墨欲黑,茶欲重,墨欲輕,茶欲新,墨欲陳,君何以同愛此二物?” 蘇東坡不加思索的答道:“奇茶、妙墨俱香,公以為然否?”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立春之後,清明之前,是茶季的空閒期,於是就有了充足的時間讀書、品茶、與友聚,但一大問題就是近兩月的靜待,再加上茶友們多問及春茶何時了,亦有所讀茶書中茶友行走茶山文字,清新雋永,愈發勾 引自己走出去、入林間、親山水、近茶園的慾望。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望而不能至,心中難免悵然。“寂寂忘言說,心親一盞茶”,起而思茶,煎茶。 環顧身邊哪款茶最能代表自己此時的心情?沒茶喝時,想得到各種好茶品飲,身邊茶多時,也發愁,每一款都熟知於身,了知於心,會想喝哪個好。浸淫茶中多年,亂花漸欲迷人眼,還是沒有做到淡然處之。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花非花、霧非霧”、茶非茶,萬茶眾中過,片葉不沾身,手中有茶、心中無茶,此中境界何時才能做到呢?看來還得繼續修行自己。茶路無盡,不止是腳下的路,還有心中的茶路。思想到此,頭腦身心淡然許多,就忽然想起了淡雅的白茶。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在那之前已經多次品飲此中所產的野生白茶,嚮往很久,能在長久跋涉之後,深入祕境,一曉究竟,心中那份暢快淋漓,不親體驗者難得其況味了。真的才切身感悟到如歐陽修所說:“乃知此為最靈物,宜其獨得天地之英華。”情之所至,心到手到,遂取一泡政和野生白牡丹,燒水、潔具、燙盞、溫杯、納茶、浸潤、沖泡、出湯、分茶、品韻,一氣呵成。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盛來有佳色”,湯色橙黃,琥珀色,似流動的液體黃金,甜醇蜜意,幽香滿室,“咽罷餘芳氣”,味濃香永,醉鄉路,成佳境,心馳神往,雙腳丈量過的那片山野、河川、森林如在眼前。 “一杯永日醒雙眼,草木英華信有神”,所思所感,皆是自己心胸間曾經的過往,品茶得韻,大多是品飲者入靜之後“移情效應”所至。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移情效應,是人入靜深度沉醉其間,並能胸次舒展、自由聯想,將自己過去對生活中某些重要人事物的情感、經歷、所學所悟所得投射進去的過程。這也可能是很多茶友說自己為什麼品飲不出大多茶書寫者、文人大師論茶所說的美妙體感、茶韻味的原因。當你真正的有情趣、有經歷、有鮮活的性情投射進去的時候,自然就有了自己的品茶感悟與精神物質愉悅。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一壺水盡,解渴提神,通暢無比。就其品質而言,政和白茶,多陰乾,所需時日更長,因而顯得外形較福鼎白茶更加“醜陋”、暗黑色較多,因此味較福鼎白茶濃郁、沉穩、湯水甜醇。再加上此茶白茶牡丹山野密林間所長,茶內質、氣韻更加重實了許多,因而耐泡度較高。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再次燒壺水,水溫增高,湯色也隨之較前一二道增加,透亮稠糯,茶湯無論是香氣還是滋味明顯與上一壺水多道茶湯不同。 品質好的茶,要有其層次變化,就會讓人更加驚喜不斷,吸引著人接著往下泡。所謂好茶,就是你泡了還想泡、喝了還想喝。這是世上最神祕機體(人身體)本能反應、忠實告訴你的答案。

茶韻|人間有味是清歡,一泡茶裡返自然

兩壺水泡完,十多道衝瀹,茶葉復活與水,靈動芬芳,頓覺脣吻皆清涼,開始時身心的悶渴、不得行山原復返自然的愁緒,幾甌啜罷塵慮淨,萬里清風意已便。陸子《茶經.一之源》言:“若熱渴、凝悶、腦疼、目澀、四肢煩、百節不舒,聊四五啜,與醍醐、甘露相抗衡也。”,此言不虛!世事真侷促,人間有味是清歡,可以味書、味茶、味清風明月、味山川河流、味琴棋詩酒花,即使不能,還可以味心、味己、獨坐軒窗靜品茗,臨風一啜心自省,此意莫與他人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