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舞入奧,解藥還是毒藥?

七月 17, 2019 0 次閱讀 0 人點讚

「ECO氪體」體育圈人www.ecosports.cn

霹靂舞入奧,解藥還是毒藥?

“奧運會也在改變方向,除了傳統的東西,還要尋找新鮮的,年輕人喜歡的專案。”

文 / 於 家盛、北 力

編輯 /吳 小川

霹靂舞要入奧了!

國際奧委會在昨日宣佈了一項決定,基本同意在2024年巴黎奧運會上增設霹靂舞、滑板、攀巖以及衝浪四個大項。

因為滑板、攀巖和衝浪三個專案已經確定將要在明年的日本東京奧運會上亮相,所以霹靂舞可以說是未來將要出現在奧運賽場的全新專案。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評價霹靂舞的入圍不僅完全符合《奧林匹克2020議程》,而且有助於奧運會與年輕一代交流的機會。而對於霹靂舞來說,這更是記入歷史的一刻。

霹靂舞入奧,解藥還是毒藥?

(霹靂舞作為第一個代表體育舞蹈入圍奧運會的專案,將為體育舞蹈的發展帶來新的機遇)

世界體育舞蹈聯合會總裁Shawn Tay說:“我們相信霹靂舞將會在巴黎奧運會取得巨大的成功,為奧運會增添更多的創新與青春的活力。我們也將與國際奧委會密切合作,幫助那些優秀的舞者實現他們的奧運夢想。”

“Breaking”難度遠超其他舞種

我們先來了解一下霹靂舞。

霹靂舞,英文譯為“Breaking”,中文譯為“布雷克舞”,也有人形象的稱為“霹靂舞”。這是一種以個人風格為主的技巧性街舞舞種,也是北美街舞中最早的舞種。

對於跳“布雷克舞”的人來說,把那些貼近地面,以頭、肩、背、膝為重心,迅速旋轉、翻滾的動作稱為“霹靂”。而我們看到的比如模仿木偶、機器人或月球漫步的舞步,則是“布雷克舞”的另一種形式。

霹靂舞入奧,解藥還是毒藥?

說起霹靂舞的動作,基本可以分為搖滾步(Toprock)、排腿(Footwork)、大地板(Power-move)、定點(Freeze)和翻滾(Flip)五類。而以大地板為例,還有拋類、風車、鞍馬、手轉、頭轉、蛋轉、跳轉等各項技術動作,也有手翻、空翻、轉體等特技,以及定格類的動作。

而作為在眾多體育舞蹈型別中,率先入圍奧運會大名單的舞種,練習霹靂舞對身體素質的要求非常高,遠遠超過其他舞種。不僅需要訓練各種花式的舞蹈技巧,還需要鍛鍊身體力量,平衡協調性等各個方面。

有專業人士表示Breaking的難度不小,看上去簡單的托馬斯,非專業的人想要訓練出來,沒有三到五年是不可能的。Breaking不光光是技巧的問題,還要伴隨身體素質的訓練。比如powermove是不能在疲勞的情況下訓練的,受傷的風險也很大。

霹靂舞入奧,解藥還是毒藥?

(breaking難度極大的“頭轉”)

“霹靂舞對身體素質、技術、藝術表現力的要求都很高,有點像藝術體操、花樣滑冰這些專案的綜合性要求。並且有很多年輕的受眾,所以這可能是其代表體育舞蹈單項入選奧運會的重要原因。”

霹靂舞能否最終入奧?

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在歐美國家流行,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傳入中國,目前街舞已經在全世界收穫了眾多粉絲與愛好者。可以說這也是霹靂舞得以入奧的基礎條件。

說起霹靂舞與奧運會的淵源,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的閉幕式現場,Lionel Richie在演唱《All Night Long》歌曲中,出現了200多名舞者,伴隨著這首歌曲跳起了“團體舞”,這也就是我們後來所說的“霹靂舞”,這也算是霹靂舞第一次以娛樂表演的方式出現在奧運會的舞臺。

2018年,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辦的青奧會上,霹靂舞採用“鬥舞”形式,由裁判依據創意、個性、技術、花樣、表演、音樂性等標準為比賽雙方打分定勝負。作為本屆青奧會的新增專案,霹靂舞也正式亮相奧林匹克賽場。

霹靂舞入奧,解藥還是毒藥?

(2018年霹靂舞正式進入奧林匹克賽場)

如果霹靂舞最終入奧成功,將對產業的快速發展帶來質的飛躍。中國舞蹈家協會街舞委員會副主任汪瀚認為這可以給相關從業者多了一個出口,舞者如果因為年齡等因素不能參賽或者演出,則可以選擇去當老師或者教練培養跟多的專業人才。與此同時,進入體育競賽領域後,也會受到更多政策與資本的支援。

“現在很多父母還是會問,你跳舞以後能幹嘛,以後看到既能做舞蹈老師,還能做運動員,對改變社會觀念肯定有好處。畢竟舞蹈當下還是比較小眾的,如果把他變成體育健身就不一樣了,也有助於消除對街舞的‘偏見’。”

不過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也有一些擔憂存在。其中最關鍵的一條就是,在重視規則的競技體育賽場,是否會對舞蹈本身的“藝術性”產生不利影響。

“最怕的就是以後的年輕人都去練競技的霹靂舞,然後出來都變成刻板的一模一樣,這就不是藝術了。那就像體操一樣,比的是空翻翻一圈還是兩圈,平衡性怎麼樣。”

霹靂舞入奧,解藥還是毒藥?

(中國也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瞭解街舞,參與到街舞中)

並且如果要登上奧運舞臺,還需要有一系列適用於奧運會比賽的細化規則,比如規定動作的標準,自選動作的標準,藝術表現力的標準,音樂的使用標準,battle(舞者對決)的形式和公平性等等,涉及很多方面。

所以我們也看到,本次國際奧委會在原則性同意霹靂舞加入奧運會後,也會根據其安排,在未來的一年多時間裡,繼續對霹靂舞進行考察與評估。

並將在2020年12月召開的國際奧委會執委會會議上,對2024年巴黎奧運會的專案設定、參賽運動員人數做出最終的決定。

奧運會加快改革

近些年,奧運會在新時期的發展,不管是賽事關注度還是受眾人群都遇到了挑戰。2016年裡約奧運會的收視率相較於倫敦奧運會,下降了15%。

根據adage.com提供的報告表明,里約奧運會收視人群的平均年齡成為自1960年奧運會首次電視直播以來最大的,達到了52.4歲,與倫敦奧運會相比提高了6%(49.5歲),與2000年悉尼奧運會相比提高了15%(45.5歲)。

霹靂舞入奧,解藥還是毒藥?

如何吸引更多的年輕人關注,是目前奧運會急需解決的問題。

所以霹靂舞入選奧運會,除了自身的快速發展與全球影響力,也離不開國際奧委會改革的決心。國際奧委會在2014年12月通過了奧運會改革方案《奧林匹克2020議程》,其改革措施的核心內容是降低奧運會申辦和執行成本、可持續發展、提高公信力和注重人文關懷等。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也表示該計劃致力於增加奧運會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並且給予主辦國自主權去選擇一個在當地受歡迎的新運動專案進入提案。

巴黎奧委會起初對新體育專案的要求是“可以在社交媒體分享,能讓一群人聚到一塊展現自己的生活方式,並能每天練習且不受環境和場地影響的運動” ,這也讓他們最終把目光鎖定在霹靂舞。

“運動不應該只屬於體育場,它應該存在於街道,存在於城市的心臟。”巴黎奧組委主席Tony Estanguet說到。

根據國際舞聯的資料,霹靂舞在法國非常流行,大約有100萬人參與這項運動,依託良好的市場基礎,這也給霹靂舞順利入選巴黎奧運會提供了契機。更重要的是,這些時下年輕人愛好的流行時尚運動,也進一步加快了奧運會的改革,給予了奧運會更多的潮流文化氣息,也注入了更多的流行時尚元素,使得奧運會可以在年輕人群體中更受歡迎。正像巴赫本人所說,“這給我們提供了和年輕一代溝通的橋樑。”

世界體育舞蹈聯合會主席鄭志華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奧運會也在改變方向,除了傳統的東西,還要尋找新鮮的,年輕人喜歡的專案。比如籃球,現在也加入了三對三,因為簡單刺激,還有娛樂性。那麼街舞也非常符合這個要求。而從其他運動協會官員的反映來看,對這個新專案感覺也是“新鮮、興奮”。

霹靂舞入奧,解藥還是毒藥?

如今霹靂舞進入巴黎奧運會,國際奧委會也得以把霹靂舞文化,或者再寬泛一些,街舞文化推向大眾。

但我們更應該看到,奧林匹克精神“更快、更高、更強”的宗旨正在被書寫新的定義,正在強調對新青年,新文化差異的包容和理解,奧運會也在連線年輕人的同時,在新時代做出更多超越傳統競技體育的改變。

ECO氪體」體育圈人www.ecosports.cn原創稿件,歡迎轉發,未經授權嚴禁轉載